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特区总站 > 妄议“杂文界”之人士
 

妄议“杂文界”之人士

【论文时间: 2019-08-13 15:23

  年中国杂文精选》一书的过程中,我并没有刻意地在意作者的身份、名气等,只是看文章本身了;待到本年选出版后,我也没有细想过最终出现在书中的作者究竟有多少“杂文作者”……

  然而今天我忽有所感,觉得分析一下这些作者究竟有多少属于“杂文界”的,或许也是一件有点意思的事儿。

  载入本年选的作者,约有百十来位,在我看来,被认作是“杂文界”的人,约有二十几位,约占本年选的四分之一弱[1]。

  他们大概是(以目录排序为序):吴非、狄马、任炳、酱香老范、王春瑜、朱大路、宋志坚、邵燕祥、陈四益、鄢烈山、沈栖、魏得胜、王乾荣、冯积岐、钟治德、刘诚龙、郑殿兴、张卓桥、孙香我、乐朋、王国华……

  而这二十几位中,经常参加或曾经参加过“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”举办的“杂文年会”的,约有十来位,约占本年选的十分之一强。

  他们应该是:狄马、任炳、朱大路、宋志坚、鄢烈山、沈栖、王乾荣、冯积岐、刘诚龙、乐朋……

  窃以为,或可说明一些总是在“杂文界”晃来晃去、混了个脸熟的人,一年来并没有写出什么可读可藏的上乘杂文[2]。

  在“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”成立的三十多年间(1986年至2018年),几乎每年都要举办一次“杂文年会”,近年来与会者每年都有一百多人。[3]

  不知是否有人统计过,这一百多人中,在本年度内总共写出了多少篇杂文?公开发表出来的又有多少篇?其中令自己满意并令他人认可的又有多少篇?

  也就是说,在这长期参加全国“杂文年会”的一百多人当中,有的人可能一年连一篇像点样的杂文都没有写出来。

  既然一年都写不出一篇像点样的杂文,那他为什么还要参加一年一度的“杂文年会”呢?

  真的是如有人所说的执意想混吃混喝混脸熟吗?——恕我向来不惮以最阴暗的心理揣测他人。

  而且,一个一年都写不出一篇像点样的杂文的人,为什么还总是标榜自己是“杂文家”乃至是“著名杂文家”呢?

  我瞎猜,大概是出于内心的虚荣、浮躁等,也许仅仅是出于平素应酬时的一点谈资。

  但有司虽然开列了许多连他们自己都数不清、都记不住的敏感词、敏感话题等——这也不让说那也不让涉及,可并没有明令禁止“杂文”啊!一些可圈可点、掷地有声的上乘杂文作品却也时常在些纸媒露点峥嵘啊!

  据我所知,那些所谓的“杂文人”,有着N个不同的“朋友圈”,在圈子里总是有人在抱怨杂文没阵地了,言论越来越不自由了,身上的枷锁越来越多了……

  钱理群曾经说过一段话:“我们的一些大学,包括北京大学,正在培养一些‘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’,他们高智商,世俗,老到,善于表演,懂得配合,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。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,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。”

  其实仔细想想,“杂文界”的某些人又何尝没有“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的嫌疑?沾着杂文的光,却不为杂文办实事。

  曾经听过章诒和的一段视频,她说时下的中国,有三个不能低估:一是不能低估中国农民的愚昧,二是不能低估中国官员的贪婪,三是不能低估中国知识分子的堕落。——当然,这话也是她听别人说的。

  然而我想,我国的所谓的“杂文界”的那些所谓的“杂文作者”们,算不算是知识分子呢?

  “堕落”的表现之一,就是有些杂文作者,不用说“铁肩担道义,辣手著文章”了,就连杂文的基本属性——匕首、投枪——都不敢秉持了。

  诸如有人撰文称:“……杂文是匕首、投枪,也可以是银针、良药,更可以是鲜花、掌声……倘仅仅停留在‘抨击’上,怕会有碍杂文目的终极性、根本性的实现吧?”[4]

  重庆市杂文学会举办过一次“杂文与正能量传递”研讨会,有人发言称:社会既需“匕首、投枪”,也需“鲜花、掌声”……

  “社会”当然既需“匕首、投枪”也需“鲜花、掌声”,但,“鲜花、掌声”是杂文的功能吗?

  我对“杂文界”的一些人士“妄议”至此,自感意犹未尽,但想了想,还是算了,不说了!

  向继东选编的《2018年中国杂文年选》(花城出版社版),收文一百二十一篇,其中作者属于“杂文作者”的,约四十来位,约占三分之一。王侃选编的《中国最佳杂文2018》(辽宁人民出版社版),收文八十七篇,其中作者属于“杂文作者”的,约三十来位,同样约占三分之一。这个“三分之一”或就是所谓的“大数据”吧!据此,某些“杂文界”之人士恐就不便说我选稿时有啥偏见了吧!

  当然,载入本书的作者带有“偶然性”,前面已经说了!又当然,无意间形成的状态,或许更能折射出一些问题,莫非这就是所谓的“大数据”!再当然,鉴于我的眼界、识见等方面的局限,漏看或误断的文章或也不在少数,这很自然!其实,任何一个选本,无论谁选,都会有“遗珠之憾”,都难令人人满意!

  2018年的情况虽然有点特殊,往年与会的人,一拨去了西宁参会,记住这些cad画图技巧轻松精通cad一拨去了杭州参会,但总人数也大致百十来个。

  郑殿兴:《我们的杂文我们说——杂文选〈蒿香集〉自序》,《杂文月刊》2017年12月上。但中国言实出版社2017年10月出版的《蒿香集》一书中,这段文字里没有了“更可以”三个字;而没有了这三个字,读起来貌似不通顺了。

  《重庆市杂文学会成功举办“杂文与正能量传递”研讨会》,重庆社科网,2014年8月20日。

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
关键词8| 香港夜明珠官方开奖| 香港马会开奖现场| 十二生肖波色表图2019| 香港六全彩大全| 精准杀肖公式全年无错| 永久公式规律无错波色规律| 168香港开奖现场| 蓝月亮买马开奖结果| 香港开奖历史记录结果|